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
2020-03-26 22: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习近平指出,中国是亚太大家庭一员,中国发展起步于亚太,得益于亚太,也将继续立足亚太、造福亚太。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我们将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合作架构。

“apec是自发性的,它并不像一艘巨轮缓慢前进,而是许多船只共同出发,我们所希望的是所有船只前进方向能够一致,”博拉尔德说。

习近平强调,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国“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并就“十三五”时期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中国将更加注重效益质量,更加注重创新驱动,发挥创新激励经济增长的乘数效应,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让市场真正成为配置创新资源的决定性力量。我们将更加注重公平公正,让经济发展更具包容性。我们将更加注重绿色发展,将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和全过程,全面提高适应气候变化能力。我们将更加注重对外开放,加快推进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与各方一道尽早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护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

博拉尔德说,世贸组织曾经主要由美国和欧洲主导,当它们就某项事宜达成一致,其他成员就可以签字推进。现在世界形势改变了,世贸组织更难达成协定。“正是因为它进展缓慢,才催生了近年来的许多区域协议。”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17日在马尼拉接受中国媒体联合采访时说,建设一个高质、全面、平衡、包容的亚太自贸区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所有成员的愿望,亚太经合组织已建立相关机制,开展集体战略研究。

apec自1997年开始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至今仍与最终目标有一定距离。博拉尔德说,尽管apec推动的工作有时也进展缓慢,但apec有世贸组织和其他贸易协定不具备的优势。

11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菲律宾马尼拉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摄

王受文解释说,包容是指贸易投资自由化要考虑到成员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历史文化传统、经济治理结构、市场开放水平;全面是指亚太自贸协定不仅要包括货物贸易,还要包括服务贸易、投资自由化。

王受文指出,贸易投资自由化将使域内价值链、全球价值链得到更深发展,有助于域内建立开放型经济,对域内经济社会发展非常有好处,也有助于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

习近平指出,在世界经济充满挑战的大背景下,亚太经济也面临着诸多现实和潜在的困难和风险。亚太各经济体必须勇于担当、同舟共济,努力推动全球增长。要坚持推进改革创新,创新发展理念、发展模式、发展路径,加快产业升级换代,以科技创新带动产品、管理、商业模式创新,提高亚太经济体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要坚持构建开放型经济,加快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最大程度增强自由贸易安排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要坚持落实发展议程,把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纳入各自国家发展战略,确保有效落实。要坚持推进互联互通,对接各国发展战略和规划,实现各区域、各国生产要素互通有无、产业产能优势互补、发展经验互学互鉴。要抓好落实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

王受文介绍说,为筹建亚太自贸区,亚太经合组织设有一个“主席之友”工作组,主席来自中国和美国。工作组正在对亚太自贸区建设进行集体战略研究,涉及亚太自贸区建设遇到的机遇和挑战、对各经济体的影响、贸易投资自由化目前存在的问题、与域内已有自贸协定异同等。集体战略研究的报告将于明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提交给领导人,同时对亚太自贸区建设提出建议,交领导人作出决策。

习近平强调,我们要加强政策对话和协调,以亚太经合组织为平台,着力形成合力。要坚持以发展为中心,全力营造有利于发展的和平环境。要坚持合作共赢理念和命运共同体意识,坚持多元发展,通过对话协商的方式解决分歧。

习近平指出,今年,在世界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中国积极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总的看,中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基本特征没有变,持续增长的良好支撑基础和条件没有变,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前进态势没有变。同时,中国经济正经历着改革阵痛,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

2015年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18日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并发表题为《发挥亚太引领作用 应对世界经济挑战》的主旨演讲,强调亚太各经济体要勇于担当、同舟共济,坚持推进改革创新,坚持构建开放型经济,坚持落实发展议程,坚持推进互联互通,努力推动全球经济增长。中国发展将更加注重效益质量、注重创新驱动、注重公平公正、注重绿色低碳、注重对外开放。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持续加深,而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谈判迟迟无法实现突破,各经济体开始寻求低于世贸组织层次的贸易合作,例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

亚太经合组织(apec)秘书处执行主任艾伦·博拉尔德日前在新加坡接受记者专访时说,亚太地区的双边和区域贸易协定将有助于推进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前提是这些协定“向共同的方向努力”。

“apec内部有大约150个贸易协定,这个数字很大,”博拉尔德说,“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些协议走向不同方向,而是希望它们能够融合交汇,这是中国和美国在去年达成一致,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原因。”

今年10月,历经五年艰难谈判的tpp终于达成协定,这被视为改变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的重要事件。对此,博拉尔德强调,tpp并非由apec提出,但它包含了12个apec经济体,apec正在观察tpp将如何与亚太自由贸易区等相互作用。

“亚太自贸区建设已经成为apec关于贸易投资自由化方面的优先议题,”王受文说,大家希望达成一个高质、全面、平衡、包容的自贸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