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婴儿安全岛的各种争议
2020-03-01 02: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省社科院社会调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韩天楚表示,相比弃婴无意中被发现,通过警方或民政部门赶到救助来说,“婴儿安全岛”能让被遗弃的小生命在被遗弃的三五分钟就得到救助,它的设立保障了弃婴生存的第一步,无疑是个更好的结果,能最大程度地保护孩子,是积极有效的保护机制。对于“婴儿安全岛”的各种争议,他认为,对婴儿生命负有保护责任的不光只有监护人,还包括整个社会。设立“婴儿安全岛”是优先考虑生命的体现,体现了政府的责任。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针对弃婴问题产生的原因进行各项救助制度建设。(兰州晨报)

12月3日,省民政厅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甘肃省弃婴救助管理暂行办法》明确:有条件的市(州)可在人口相对集中的区域或儿童福利院门外设立婴儿安全岛等适合婴儿特点的小屋。并初步计划明年在兰州等地先行试点。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他,请送到这里。请尊重这是一条生命。”这是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对于他们的“婴儿安全岛”所说的一句话。2011年6月1日,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在石家庄市福利院设立。今年7月,民政部下发《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转发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确定:从今年8月起至明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

12月3日,省民政厅、省发改委、省公安厅、省司法厅、省财政厅、省卫生厅、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省宗教事务局八部门联合下发《甘肃省弃婴救助管理暂行办法》。《办法》明确,为避免婴儿在被遗弃后,其身心再次受到不良环境等的伤害,使其能够及时得到治疗和救助,有条件的市(州)可在人口相对集中的区域或儿童福利院门外设立婴儿安全岛等适合婴儿特点的小屋,福利院在安全岛发现弃婴后,要及时与公安等部门取得联系,及时救治,妥善安置。

今年6月,本报以《初生男婴被弃深山幸遇好心人》为题报道了一名刚刚出生几小时的唇腭裂男婴被狠心的父母丢弃在榆中巴石沟一采石场,幸亏遇到一名好心的采石工人搭救,多名热心人为这个冻得发青的男婴积极奔走,最终将他送到了位于连搭乡的榆中县社会福利院。

我省去年被福利机构等收治弃婴约300人

对此,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在有关会议上表示,遗弃婴儿的父母或者其他人员在遗弃时选择比较隐蔽的方式和不易被发现的地点,导致孩子因为不能被及时发现而死亡,使一些本来就有病的孩子因为得不到及时救助病情加重,有的终身难以治愈。设立“婴儿安全岛”,正是基于生命至上、儿童权益优先的原则,与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与刑法打击弃婴犯罪也是并行不悖的。他表示,早在2011年6月,石家庄市就设立了“孤儿安全岛”,经过反复论证,专家学者们建议在全国推广。

省民政厅副厅长徐亚荣表示,建立“婴儿安全岛”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其充分考虑了儿童优先、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防止他们受到二次伤害。

2011年6月1日,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在石家庄市福利院设立,面积8平方米左右的,内有婴儿保温箱、空调等。运行两年来,共接收弃婴183名。

民政部门回应争议:避免弃婴遭到二次伤害

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来,我省被福利机构等收治的弃婴有700多人;2012年,这个数字约为300人。但事实上,还有一些孩子被父母遗弃在十分隐蔽的地方而夭折。

值得注意的是,各地试点“婴儿安全岛”后,虽然各界赞誉,但各种争议也同样不少。不少网友表示,这是在保护,甚至变相鼓励遗弃婴儿行为。同时,还有不少人认为,对于法律明确禁止的遗弃行为,安全岛却不设摄像头,此举还涉嫌协同违法。

记者从省民政厅了解到,我省初步计划明年在兰州等地先行试点“婴儿安全岛”,对于具体的选址尚未确定。